第1523章

    听到叶凌天的话,众人皆是一惊。

    江玉郎跟赵美茜两人,在震惊之余,更是难掩愤怒,还从来没有人,敢这么说过赵美茜的父亲。

    赵权!

    正是赵美茜的父亲,当朝殿阁大学士,正二品的文官!

    在朝堂之上,赵权拥有比较大的影响力,不说他是文官之首,但也能影响文官队伍中的一大批人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文官甚至比武将还要难缠,所以很多人宁肯招惹武将,也不会试着去激怒一个文官。

    可任谁也想不到,叶凌天竟然敢直呼其名,完全没有将当朝殿阁大学士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更过分的是,他竟然还说赵权见他,需要给他行礼,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!

    狂!

    太狂了!

    连簇拥在赵美茜身边的一帮下人,都感到无比愤怒,赵权是何等人物,哪里容眼前这个臭小子如此诋毁他。

    “混账,你到底是什么来头,竟敢看不起我父亲?”赵美茜厉声质问。

    几个下人气不过,也跟着怒斥叶凌天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把眼睛擦亮一点,好好看看站在你面前的都是谁,这可是殿阁大学士的亲女儿,当着她的面,你还敢大放厥词,简直就是在找死!”

    “殿阁大学士伸出一根小拇指,就能将你轻易碾压,你还敢如此叫嚣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“帝京这么大,但是想你这么狂傲的人却不多,臭小子,当心某一天猝死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些下人说的话,非常难听,几句都离不开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他们之所以表现得如此愤怒,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,就是为了在赵美茜身边,好好表现一番。

    江玉郎这个时候,也冷冷地怒斥叶凌天:“快说,你究竟是什么来历?若有半句隐瞒,殿阁大学士定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
    刚才江玉郎的手腕,叶凌天给折断了,他还能够忍痛对叶凌天放出狠话,这倒是叶凌天所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我,来自西南!”叶凌天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至于西南的什么地方,叶凌天并没有细说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江玉郎听到“西南”这两个字,忍不住挑了挑眉,心生警惕,暗暗想着:

    既然此人来自西南,还愿意帮着贺蓉蓉这个贱女人出气,这么说他应该是贺龙城的部下,就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级别,也不是他的职务是什么?

    如果叶凌天来头小,以殿阁大学士的身份地位,当然能够轻易碾压他。

    可要是叶凌天在西南,有很大的名头,职位也足够高,让殿阁大学士都压不住,那么他们可就要小心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可能性并不是太大,看叶凌天的年龄,不过也就是二十多岁罢了,如此年轻,难道还能身居要职不成?

    对于西南戰区,江玉郎是有一些了解的。

    作为最*的一个戰区,西南在大夏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,可以横压其他八大戰区。

    当年的贺龙城,手中的权力就极大,西南戰区的军事跟政务,都可以有他一个人说了算,根本没有他人插手的余地。

    ()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b.。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:.b.

    ()